亲宝贝狗万 提现周期_狗万 体育网_狗万连接网 > 科幻狗万 提现周期_狗万 体育网_狗万连接 > 还珠同人之小燕子
上一章 79番外一 主目录

80番外二

作者:木焱 更新时间:2015-03-15 15:38:52

番外

坐在大树下,和珅与萧燕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三个儿女的婚事,一边说一边回忆一边笑。

-

丰绅殷德的婚事,其实是乾隆作的主,他把当时的军机首辅大臣阿桂最小的女儿指给了阿德。

和珅接到圣旨后,琢磨了许久,才告诉萧燕:“看来皇上是下定决心要把大位传给十二阿哥了。”

萧燕茫然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想通了其中的关系。

虽说冯霁雯是冯家的女儿,但是,她与和珅的渊源,那是人人都知道的。

在这桩指婚里,乾隆是将和珅作为纽带,为十二阿哥拉拢阿桂。

阿桂的战功赫赫,在军中的威望无与伦比,若十二阿哥能得到阿桂的支持,那么将来新旧权力交替中,他就将稳如泰山。

萧燕皱眉想了想,恍然想起曾看过的某集《百家讲坛》,不太确定地开口:“致斋,我记得阿桂大人似乎没活得过皇阿玛……”

和珅愣住了,但很快回过神来:“具体时间记得吗?”

萧燕摇了摇头:“记不太清,只是依稀记得阿桂大人离世之后不久,皇阿玛就驾崩了,似乎那时候皇阿玛已经禅位给嘉庆皇帝了。”

然而,如今因为令妃的原因,十五阿哥已经没有机会继承大位了,所以,萧燕还真的不确定阿桂比乾隆早逝对十二阿哥影响大不大。

和珅想了想,道:“如果皇上仍然如期禅位,那么影响也不是很大。反正我们现在忧心也没什么用,顺其自然罢了。”

“也是。只是皇阿玛为什么就是不肯定放过你呢?也不知道阿桂大人的女儿品性如何,若是不合阿德的意,怎么办好?”

“你不必太担心,从阿桂家出来的,想必品行不差,至于性情,唔,那还是一个孩子,你这个做婆婆的慢慢教罢。”

“她的性情如何,倒是与我不大相干,就算我与她合不来,那少接触也就是了。我是怕阿德不喜欢,那是他将要相伴一辈子的妻,若是不合心意,我在旁瞧着会心疼的。”

“你就别操心太多了,你自己不也常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吗?你就等着媳妇给你敬茶好了。”

和珅倒不是很担心。

于和珅来说,他不纳妾,不代表他认为儿子不能纳妾。如果这个儿媳妇不合阿德的意,他定会让儿子纳妾,无论如何,他都希望儿子身边能有一个知他懂他的女子,那样的生活才有幸福的可能。

只是,这事大概会让萧燕有抵触。不过,没关系,他有把握能让萧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论如何,阿德才是她的儿子,那儿媳妇只不过是别人的女儿。

很快,新媳妇惠容进门了。

如和珅所说的,从阿桂家出来的,品行规矩都是很不错的,但是,她那性子……

萧燕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说好听一些,那叫娇憨,那不好点一些,那叫有点笨。

萧燕都有些奇怪了,阿桂家是大家族,按理来说,在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女儿,后院的事,看的应该不少吧?不带这么憨的吧?不过,也由此看得出来,这孩子在家很受宠爱,被保护得很好,很干净。

这孩子刚进门的时候,闹了不少笑话,其中最经典的事,莫过于连公爹都认错了。

萧燕与和珅的三个孩子的长相,若认真论起来,大多都随了和珅,尤其是第二个儿子丰绅宜玉,与和珅有九分相像,唯一像萧燕的地方就是耳朵。

为此,萧燕常常哀怨。

明明是她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为什么都长得比较像和珅?这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吧?

惠容这个新媳妇做事很是规矩,天天都到正院去给萧燕与和珅请安,然后在萧燕身边立规矩。

萧燕不太喜欢这立规矩一事。在她看来,她有她的事要做,儿媳妇也儿媳妇的空间,就算她有什么话在嘱咐儿媳妇,这么多天了,该嘱咐的都说完了,实在没有必要天天来。

不过,儿媳妇懂规矩,要做足礼数,她这个做婆婆的,也不能给她没脸不是?所以,萧燕一般都是留了惠容一会儿,闲聊一些家常后,再寻个由子让她回房。

这天,萧燕因为有事,便早早让惠容回房。

惠容在出正院的时候,碰巧遇到刚刚到外头整完洋人的丰绅宜玉。

丰绅宜玉刚过十五岁生日不久,身量长得与和珅差不多高,因为碰巧他在外头整人,便穿了一套墨青色的衣衫,唇上也贴上了胡子,看上去,倒也把平日的稚嫩掩去了几分。

惠容嫁进来,虽然天天给和珅请安,但是,她是讲规矩的人,平日也不太敢打量和珅,乍一见到丰绅宜玉,以为是和珅回来了。

立即上前行礼:“阿玛吉祥。”

“……”丰绅宜玉见到惠容的时候,正想上前行礼,却不想,居然让嫂子错认了,尴尬得不行了。

他想告诉嫂子他不是阿玛,但是,嫂子的礼都行了,他才告诉她不是的话,会不会让他这嫂子羞得想不开啊?

可是,要让他假装阿玛,若给拆穿了,他怕嫂子会更想不开……

唉,该怎么办好?

正在丰绅宜玉思前想后,纠结不已,萧燕来了。

萧燕在惠容离开后,便要到前院去的,说来也巧,她因遗漏了东西,又抄了近路折了回来,所以惠容错认和珅一幕,萧燕半点也没有遗漏。

萧燕先是囧了一下,然后连忙出来解围。她把惠容扶了起来,便让她回去了。

萧燕看了看儿子的装扮,又好气又好笑,这儿媳妇究竟是什么眼神?虽然和珅与丰绅宜玉长得像,但是,气质完全不同啊!

“额娘,你真是大救星。我都不知道该装着阿玛,让她起来,还是告诉她,我是宜玉。”

萧燕抬手纽上丰绅宜玉的耳朵:“这事就此揭过,就让你嫂子以为是你阿玛回来好了,明白吗?”

萧燕边说边扫视着周围的下人,下人们全都打了个冷颤,打死她们也不敢把这事说出去。

萧燕满意地收回视线,集中火力对上呲着嘴喊着:“额娘,疼啊——”的儿子。

本想不理会丰绅宜玉的故意嚎叫的,但是,终究是舍不得。萧燕很快就松开了手,然后伸手把丰绅宜玉贴在唇上的胡子扯开,不紧不慢地道:“你这身打扮,去做什么来了?成天在外面胡闹,当心你阿玛请家法。”

丰绅宜玉撇嘴,他倒是常常听到“家法”两字,但是,却从未有机会见识过,自是不怕。

反正他也知道他阿玛、额娘嘴里说得凶,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他只要乖乖地给他们训一顿,那就没事了。

萧燕自然也知道儿子在想什么,但是,这儿子虽然喜欢胡闹,还好,他倒也知道分寸,便只能无奈了。

萧燕与和珅只有三个孩子,长子丰绅殷德因为承担着继承人的责任,她与和珅都有意识地培养他,对他的要求自是严格一些,而幼女果儿将来是要嫁人的,为她将来着想,就算再怎么娇养,也不太敢使劲地宠着。

于是,两口子不约而同地把满腔宠爱全都放在丰绅宜玉的身上,把这个儿子宠得有些过火了,是以,这个儿子是最为任性的,时常让和珅气得跳脚。

当晚,和珅回来后,萧燕把这事说了一遍,和珅也跟着囧了:“这是什么眼神?”

萧燕笑道:“谁让你们父子俩长得相呢?加上宜玉乔装起来,把他那身稚嫩都掩了起来,难怪惠容认错了。”

“……给宜玉那小子二十年,他也未必真的像我。”

萧燕知道和珅是说他与儿子的气质完全不同,其实她也是纳闷,这很明显的不一样,怎么就认错了呢?

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和珅对这个儿媳妇的能力产生了怀疑:“这孩子嫁进来时间也不短,你觉得她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主母不?”

长房长媳,将来的当家主母,如果不能胜任,那倒是有些麻烦。

萧燕摇了摇头,这孩子太憨,很容易给人蒙蔽。

“那看来你还得辛苦一些,得等长房长孙媳妇进门了。”

“不用等那么久吧?我打算给宜玉仔细选个能干些的……”

和珅叹了一声,握着萧燕的手道:“你终归是没有经过后院的斗争……给二房媳妇管家,会让长房与二房有隙的,无论阿德与宜玉的感情再怎么好,也是经不起挑拨的,你还是等着喝完孙媳妇的茶再撂挑子吧。”

萧燕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她确实没有经历过后院的斗争,尽管看得多,但,思虑仍有些不周。

不过,孙媳妇……

囧,这儿媳妇才刚进门啊……

因为两口子已经决定不让儿媳妇管家了,所以,和珅觉得要找阿德沟通一番。

把阿德找来时,和珅先把惠容错认宜玉的事说了一遍。

阿德听了之后,笑了:“居然认错了,她还真是笨得可爱。”

和珅见阿德话语中笑意浓浓,还带着一丝宠溺,眸光微闪,唇角也勾了起来:“可爱?”

“是啊!阿玛,您不觉得吗?”

和珅摇了摇头,他与萧燕的感觉一样,就是囧。

“可是儿子倒真的觉得她可爱。”

“这么说来,你很喜欢你这媳妇?”

阿德的脸微微一红,点头道:“嗯。”

“那就好。”各花入各眼,只要儿子喜欢,和珅这个做父亲的自然是支持。

接下来,和珅便将他与萧燕担忧儿媳妇不能胜任当家主母一事与阿德说了一番。阿德也同意,他本就打算找一天和父母说一说这事,他也觉得他的妻子没这个能力。

丰绅宜玉虽然当时被萧燕抓了个正着,但是以和珅两口子对他的宠爱,自然就是这么揭过了。

但是,丰绅殷德却没打算放过他。

平日里,弟弟胡闹,他这个做哥哥的很少管,反正阿玛额娘都不管,他管什么啊?

可是,这次不一样。

他让他嫂子给他行礼了,他这个做哥哥的,不给妻子讨回一点公道,还真说不过去。

于是,丰绅宜玉给丰绅殷德整治得欲哭无泪,最可恨的是,他阿玛与额娘居然袖手旁观。

于是,丰绅宜玉离家出走了——哦,明面上的说法,是跟着自家铺子的船出洋了。

这一出洋,丰绅宜玉居然给带回了一个叫露西的西洋女子。

一石激起千层浪。

和珅再次给气得跳脚,因为丰绅宜玉说要娶那个叫露西的姑娘。

和珅看着那姑娘绿色的双眸,满脑子就只有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让他同意儿子娶这个儿媳妇进门?门都没有,别说窗户了!

萧燕没有和珅的想法,但是,她也不看好这门婚事。

这涉外婚姻,放在现代都问题多多,何况是在这古代?两人的语言,两人的思想,两人的生活背景,两人的生活习惯等等有很多的不同,在这种情况下,要幸福,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丰绅宜玉是第一次见到父母这么难看的脸色。

虽然和珅常常给他气到变脸,但是,他知道他阿玛不是真正的生气,与这次不一样。

一瞬间,他茫然了。

他是不是错了?

和珅气完之后,开始反省自己。

“你说我们是不是太过宠他了?现在想来,爱之适以害之。”

萧燕想了想,道:“没这么严重,他从小到大是任性了点,但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他就算在外头整治别人,那也是事出有因,而且还会自己把烂摊子收拾好。你哪一次不是当面给他气得跳脚,背后开心地说他整治得好的?可见,咱们的儿子还是很有分寸的。”

“可是,他要有分寸,就不会直接带个洋姑娘回来,气死我了。”

“……”

其实萧燕觉得她能理解儿子。

这十五、六岁正是青春期萌动,情窦初开,理智那根线就得靠边站。

“让我去劝劝吧。”

萧燕与儿子谈心的时候,也不说大道理,仅仅是只从生活入手。

“宜玉,你想明媒正娶这个露西姑娘,可你想过没有,她不是大清的人,她连汉话都说不好,就别说国语(满语)了,你觉得她生活在这儿会开心吗?她嫁给你之后,生活就不仅仅是只有你一个人,还有额娘,你嫂子,你妹妹,你堂姐,你堂嫂等,西方那边的礼仪思想与我们大清不同,想必你也清楚,你觉得她能与我们有共同的语言吗?”

“她可以学啊!您是我额娘,她就算与您没有共同的语言,她只要顺着您就可以了。”

“可是,她觉得她这样会开心吗?将心比心,现在你是她,让你一个人到她的国家去,与她一起生活,穿那边的衣服,吃那边的食物,用那边的刀叉,与她的亲人一同生活,而她的亲人因为与你生活的环境不一样,与你的想法很难合拍……面对这一切,你会觉得辛苦吗?你会觉得开心吗?宜玉,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则不是。”

萧燕没有说得很多,她更多的引导儿子去思考。

丰绅宜玉最终也没让和珅两口子失望,亲自将露西送回了她的祖国。却也由此,让和珅与萧燕知道,他们的儿子确实是动了真情,若非动了真心,又怎么会真心为那姑娘着想,并且愿意放手呢?

在之后,两口子对小儿子的亲事倒是发起愁来了。因为实在是担心儿子不能从这段恋情中走出来。

最终,萧燕千挑万选,给小儿子定了一个温柔美丽的媳妇,丰绅宜玉也没有反对。娶了媳妇之后,倒也相敬如宾,和和睦睦地过日子。

萧燕一直不敢问,他是否还想着那个远在西洋的姑娘。

-

和珅知道萧燕一直与他说着儿孙的事是为了什么。

她怕他在她去了之后,撑不下去了,所以,便想让他能念着儿孙们挺过这一坎儿。

“致斋,我想睡了。”萧燕低低地说道。

和珅心中酸涩:“那我们回房。”

“我不想回去。”

“好。”这个时候,和珅无法对萧燕说“不”。

和珅招手让人拿来了一床锦被,让萧燕枕着他的膝入睡。

在萧燕闭上眼睛的时候,和珅轻轻地道:“你的心思,我懂,我答应你。”

“嗯。”萧燕扬起唇角,带着一个浅浅的微笑沉入了梦乡。

她这一睡,便再也没有醒过来。

当晚子时,萧燕停止了呼吸与心跳。

和珅虽然答应了萧燕会挺过这一坎儿,可是,他纵是有心,却也无力。

萧燕逝后三天,和珅就病倒了。

两天后,和珅也跟着走了。

和珅夫妻俩的丧事办得极尽隆重,连当朝太后冯霁雯也亲自莅临拜祭,可谓极度荣哀。

白幡重重,春风微拂。

果儿抬起头,望向天空,仿佛见到那层层的云朵之上,她的阿玛与额娘正在牵手微笑。

作者有话要说:萧燕与和珅白头偕老,几个孩子的事也写了。。呃。。好像没什么好写了。。

那这文到这儿就正式完结了哦O(n_n)O~

请收藏我的专栏,我有新文就能很快的知道哦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color:#ccff33; cursor: pointer;" value=" 园梦居(戳我≥﹏≤) " onclick="$('#favoriteshow_my').html('请等待.....').show();$.post('oneauthor.php', {authorid: '469420', author_name: '木焱', act: 'favorite'}, function(data) {$('#favoriteshow_my').html(data);});"/><>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79番外一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