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你打算一辈子被她压着?

狗万 提现周期_狗万 体育网_狗万连接: 南风瑟瑟惊凰影 作者: 叶笙和萧御 更新时间:2019-10-17 20:35:21 字数:2401 阅读进度:584/584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566章 你打算一辈子被她压着?

问话的是二皇子宣王,也只有直来直去,没多少心眼,也是诸位皇子里,唯一一个对叶笙没有别样心思的,才会在众人都沉默不语时,跳了出来。

“若是四侄儿输了?”

萧御勾了勾嘴角,笑容邪气横生,“输了便输了罢。”

众人一愣。

这是什么话?什么叫输了便输了罢?什么意思?

宣王再次不负众望的问道,“九皇叔这是什么意思?九皇叔输了,便要答应四弟三个条件,那四弟输了呢?四弟要答应九皇叔什么条件?或是要给九皇叔什么东西,帮九皇叔做什么事?”

“就这个意思,输了便输了,没有条件,也不用给本王什么,更不用为本王做事。”

众人再次愣住了,纷纷将目光投向宣王。

宣王心里有些好笑,依然顺着众人的意思,问道,“如此一来,岂非对九皇叔不公平?”

“哦?是吗?”

萧御勾唇一笑,尾音上扬,端的是慵懒迷人,如小猫的猫爪子一般,轻轻闹着众人的耳朵,“本王没想过这个,本王只想着,若是本王赢了,本王的王妃便已是世间最难得的珍宝,本王一生所愿终能得偿,其他的,也就不在意了。更何况——”

萧御似笑非笑的目光,轻飘飘掠过脸色阴沉的萧桦,“若是四侄儿输了,他怕是心如刀割,悲痛欲绝,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管赌注?怕也没心思给本王赌注了吧?”

“都说九皇叔狂妄,从前没什么感觉,如今才算真真切切感受到九皇叔的狂妄。我倒想问九皇叔一句,”

萧桦冷冷一笑,冰冷锋利的目光,死死盯着萧御,“九皇叔想娶,人家想嫁吗?

“她不想嫁,也无妨,本王想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无论是妻子,还是……”

天下!

萧御环视着众人,神色睥睨,语气倨傲,“谁能与本王争?谁敢与本王争?你,你,还是你?”

他的目光一路扫过去,被他看过的皇子,都纷纷低下头去。

萧桓甚至谄媚的说道,“九皇叔说得对,那样的女子,唯有九皇叔配得上,也唯有九皇叔制服得了。”

可不是,就叶笙那样凶悍霸道,心狠手辣的性子,除了安乐王,谁能压服她?

他现在一心去抱萧御的大腿,什么话都顺着萧御的心思。

“你错了。”

萧桓一怔,“九皇叔,侄儿哪里错了?”

“本王的确是唯一一个配得上她的人,可本王也制服不了她。”

众人一愣。

“再者,本王既无制服她的实力,也无制服她的心思。”

太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难不成九皇叔还打算一辈子被她压着?”

萧御咧嘴一笑,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是啊!”

众人无语,殿中一片静默。

“家有河东狮,九皇叔受得了?”

宣王语气戏谑,倒不是讽刺,只是说笑。

“受得了啊。”

萧御依然是那副理所应当的语气。

众人再次无语。

“更何况,本王就喜欢被她压,就喜欢被她管,就喜欢她是高高在上那一个,本王是在下面,仰望着她的那一个。不行吗?”

众人无法回答萧御的这个问题。

不是不行,只是无法想象,一向高高在上,狂妄不羁的安乐王,在叶笙面前放下姿态,做小伏低,低眉顺目如小媳妇的模样。

“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们的心思,若你们有这个机会,姿态只会比本王更低。”

众人无言以对。

宣王刚要反驳,萧御轻飘飘扫了一眼,“除了你。”

宣王咧嘴一笑,嘴角还没完全咧上去,便听到萧御笑嘻嘻道,“你如今的状况,跟本王今后的样子没什么差别,听说你昨晚又被宣王妃赶去书房睡了?”

宣王的笑一下僵住了,刚扬上去的嘴角,啪嗒一声掉了回去。

“太子,康王,诚王,你们说本王说的对不对?”

太子妃林清媛柳眉倒竖,想要瞪太子,又不敢,想要瞪萧御,就不敢了,最后只得自己在心里生闷气,把叶笙骂了一千遍一万遍也不解恨。

被点到的三人,目光躲闪,就是不接话茬。

“对了,还有你。”

萧御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萧桦脸上,“四侄儿若是有机会,早就把姿态放低了,不对,就算没机会,四侄儿在本王的未来王妃面前的姿态,也没高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低得不能再低,千依百顺,乖巧听话,说的就是四侄儿吧?怎么?想博她的怜爱,让她动心?只可惜,本王的未来王妃不吃这一套,四侄儿的手段心机都白费了。”

“未来王妃?”

萧桦冷笑一声,“九皇叔一口一个未来王妃,也不怕别人听见笑掉大牙!九皇叔叫得这么欢,她应了吗?没有!不过是九皇叔一人自导自演的独角戏而已!九皇叔演得痛快,我等也看得痛快,真是多谢九皇叔了!”

“她会答应的。”

萧御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萧桦激动不已的情绪滞了滞,他冷笑着扫了萧御一眼,“九皇叔的自信,真让侄儿我大开眼界!”

“就算她不答应,也会有人让她答应的。本王的事,就不劳四侄儿费心了。”

萧御说到‘有人会让她答应’时,意有所指的目光在皇帝面上停了停,随即若无其事的挪开。

皇帝目光一闪,面露狐疑。

萧桦也看见了这一幕,眼睛深处寒光一闪,“这世上,还没有人能让她低头,更没有人能让她开口答应嫁给她不喜欢的人。”

“你怎知她不喜欢本王?”

萧桦满腔勇气,一下一泻千里,他死死盯着萧御云淡风轻,却透出无尽的笃定和自信的脸,咬牙切齿道,“九皇叔莫不是忘了,她恨你!恨到想要你的命!”

“她再恨本王,再恨不得杀了本王,将本王千刀万剐,五马分尸,她喜欢的人也依然是本王!所谓爱恨交织,欲罢不能,便是如此!”

萧御目不转睛看着萧桦瞬间煞白如纸的脸,勾了勾嘴角,“这一点,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