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冲破漫画(4)

狗万 提现周期_狗万 体育网_狗万连接: 快穿之位面商城 作者: 鱼饵猫 更新时间:2019-10-17 20:39:37 字数:2289 阅读进度:1128/1128

“按理来说,你们李家的家事不应该牵扯上我……”

江浔缓缓开口,目光从这些人身上扫过。

这李家大小姐也不是什么安于现状的人,以后公司肯定是给她哥哥继承,至于她,结了婚之后按道理就是别人家的人,李家不可没再让这位李家大小姐过多的插手公司的事。

像这种家族,除非是父母真正宠爱着,捧在掌心的子女才有一些婚姻自由,否则都不过是用来联姻的工具罢了。

这位李家大小姐自然同样如此。

“李二小姐,今天洗手间发生的事你要不要解释一下?”

一句话问出口,李家家主二话没说扭头就狠狠的给了李家二小姐一个巴掌。

“混账东西!你到底干了什么!还不快道歉!”

李家家主连原因都没有搞清楚,就把所有的罪状都安在了李家二小姐的身上,当然,即便错的不是她,但是背锅的也必须是她!

李家二小姐眼泪瞬间就出来了,眼眶红红的,委屈的看着李家家主,紧接着目光看向江浔,倔强不肯低头,还有几分嘲讽和怨恨,更甚者还有一丝鄙视。

江浔:“……”

合着还是她的不是了?

这些人都有猫饼吧。

这个漫画世界虽然很多东西都被弱化了,但是智商应该是在的呀。

更何况,在这个漫画之中,军政更是被弱化的可以,感觉除了商业帝国还是商业帝国,而且都是围着男女主转的那种。

“我没有错!我知道你们都看不惯我,可是我就是没有错!”

李家二小姐倔强的不肯低头,仿佛江浔是逼良为娼的老鸨一般。

也不知道这人的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

“孽障!今天你要是不道歉,你就从我李家滚出去!”

李家家主撂下狠话,毕竟在这个世界,有钱的就是王,可以为所欲为。

或许是怕了,李家二小姐终于低头道歉,只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好像她道歉全都是因为迫不得已一样。

江浔嗤笑了一声完全没有留情面。

“李二小姐?首先你的身份先不谈,只是不知道你从我们这些人身上哪找来的这么多优越感,难不成在你的眼中,金钱都是粪土,所以像你这样没钱的私生女就该优越吗?”

“你胡说八道,我才不是私生女,我妈妈和爸爸是真心相爱的!”

李二小姐最见不得有人说她是私生女,当即就对着江浔怒吼了起来,双眼通红,拳头也握的紧紧的。

“……”

江浔当即就气笑了,这人脑子有毛病吧,真心相爱和第三者有什么关系。

“方姐,我们公司和李家有没有什么合作?”

江浔扭头问起了方幼琴,方幼琴微微一笑,随即就快速的查起来,不到三分钟就道:“有的,都是一些小合作。”

方幼琴这话的意思是随便玩,小合同,无所谓,损害不到公司的利益。

“既然如此合同终止。”

江浔也没有说为什么,直接就终止了合同,李家家主一张脸瞬间就白了,李二小姐也懵了,不知所措的盯着江浔。

还以为这里是李家呢?既然做错了事,必然就要为这件事买单。

就在李家家主又动手抡了李姐二小姐一巴掌并且让她赶紧道歉的时候,李家二小姐却只是愤恨的瞪了江浔一眼就跑走了。

嗯……

“好了,你们家的私事我不想管,接下来的事我倒是想问问李家大小姐。”

话音落下,李家大小姐却并未慌神,淡定的上前微笑道。

“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惹得大小姐不快,大小姐尽管说,我一定改,另外舍妹的事是家里管教不周,我在这里替妹妹道歉,还望大小姐莫要再气。”

呵呵~

这可真是够淡定啊,看来是不打算承认了啊。

“我杯中的红酒是不是被你动了手脚?”

红酒之中被人放了轻微的泻药,很轻微,虽然不会有什么不妥,却会让人有一种想去卫生间的错觉。

所以原主才会在那个时候去了卫生间,刚好那个卫生间里又没人,所以才会让原主中了招。

李家大小姐的面色只是轻微一变就恢复了镇定,刚想要解释江浔就把桌子上的一个高脚杯给甩在了地上,玻璃破碎的声音让李家众人不由得一颤,就听江浔不耐烦的说。

“别跟我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证据什么的我最不缺了。”

接下来就是沉默,李家几人没人敢说话,李家大小姐做错了事,没人想着维护她,反倒是令人心寒的沉默。

这位李家大小姐可不仅仅是李家的大小姐啊,还是他们的女儿、妹妹。

江浔不想再和这些人继续耽搁,而且也没打算继续追踪下去,就是不知道潘紫菱那边会不会因此而改变。

“你给我下了泻药,回头你也吃杯泻药吧,算是扯平了。”

似乎江浔的不追究让人挺意外,李家大小姐陡然震惊的抬头,接着又快速低下了头。

方幼琴很快端来一杯红酒,里面放着轻微的泻药。

端到李大小姐的面前,李大小姐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口就给喝了下去。

“多谢大小姐不计前嫌,我为我的过错向您道歉。”

李大小姐很是真诚的道了谢,至于心里是不是真诚的江浔并不在意反正李家现在不要破产了就成。

潘紫菱那边的事江浔不想过多改变,省得转眼又被重置,很烦人。

打发走了李家,江浔正准备离开,这种宴会没什么好玩的,只是因为许向阳在,所以原主才会被他邀请过来。

不过刚刚走出包厢,却看到了一个身着黑色礼服的女子正复杂的看着她,女子艳丽风情,浑身上下都透着刺一般。

是那个一开始在洗手间门口对她幸灾乐祸的女子。

不过她的目光很奇怪很诡异。

有同情有怜悯还有怨恨,最后全都被收敛于眼中。

看着女子离开,江浔对着方幼琴说道:“方姐,你帮我查查那个女子是谁?”

方幼琴快速看了眼那女子旋即点头。

江浔喝了些酒,所以是方幼琴送了她回家,她的妹妹还在家里,所以江浔也没挽留,让她先回去了。8